想当快手网红的爸妈,终于“老有所依”了

2019-05-01 12:22:00      点击:

你敢相信,已经退休的大爷和大妈,意外迷上了快手?

为人子女也不易,早前还担心老人退休生活百无聊赖、时间多到无法打发,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成了快手的深度用户!

从小在江边长大的父亲虽喜欢游泳,但只会“狗刨”,正是靠快手学会了蛙泳和自由泳,那自豪劲儿逢人就说;母亲也点亮了全新的技能树,学会了“一分钟烙三张饼”、“18秒做牛奶布丁”、“两块钱在家做酸辣粉”……生活技能节节看涨。

更让我抓狂的是,“老年叛逆”的父母还花了一千多买了主播台,鼓足了劲儿要做快手的中老年网红了……

父母成了农村的两座孤岛

人人都说逃离北上广,回到老家才会心安,可我这小镇青年,也有小镇青年的难处。人家父母在大城市,退休总有个公园可遛弯,在咱这农村,却是连个唠嗑的地方都没有。

社交与文化消费的匮乏,小镇生活有点索然无味——父母都是读过几年书的人,虽然被生活磨平了棱角,但依旧没有丧失基本的自我价值追求。之前我总在想,数年之后,他们该如何打发退休时光?

母亲与隔壁含饴弄孙的大妈可聊不到一块,更不会去跳广场舞,她虽只是基层公务员,但还葆有对生活品质与情趣的追求;父亲性格内向,一辈子窝在农村,很少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也不喜欢城里的生活。

跟时髦一点都不沾边儿的老两口,不仅没学会家庭群里的早安晚安的问候,也不喜欢转发养生小视频——微信对他们来说,使用率一点儿也不高。

做子女的,总怕父母被卖药的微信小广告骗,可我家两老却对微信不感兴趣,不免有些暗自着急——他们辛苦一辈子,退休之后却要成为农村里的两座“孤岛”。

让我意想不到的改变,竟然出现在接触快手之后。

我是习惯了视频网站的细致分类,快手的界面显得有些“粗糙”——用视频截图做封面,word艺术字一般的复古标题。

但对父亲来说,这样的界面却是独一无二的简洁。无需重新学习UI语言与逻辑,也不用看细致无比的分类,简单、直接、迅捷的信息流,反倒让他迅速沉迷。

没想到,父辈的审美与快手能够“无缝对接”。快手似乎给父亲打开了一个新世界。在这个APP上,已经退休的老年人结识了一帮同城喜欢游泳的朋友,甚至还相约一起冬泳和夏泳。

快手的简单的搜索功让父亲找到了不少专业游泳教练。跟着游泳教练的呼吸与动作教学,他还学会了蛙泳、自由泳,甚至向我炫耀,“谁说我只会‘狗刨’?看这些视频,比上个游泳课还有效!”

打开全新世界大门

喜欢游泳的父亲,自然关注了不少健身教练。拥有50亿条短视频内容池的快手,通过独有的内容分发逻辑,向父亲推荐高质量的游泳视频。

看着老伴儿玩得不亦乐乎,母亲也开始接触快手。从作岗位退下来之后,她就在家里忙前忙后,把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。

五花八门的快手内容,给母亲打开了全新世界的大门。“一分钟烙三张饼”,“18秒做牛奶布丁”、“两块钱在家做酸辣粉”……有这些标题的短视频,最受母亲青睐,一点开就会上瘾,甚至反复观看和揣摩。学会了在视频下留言之后,母亲还向“老铁们”主动评论,追问美食制作的细节。

就这样,一辈子做惯了家常菜的母亲,开始“囿于昼夜、厨房与爱”,拿手好菜从中式跨到了西式,竟然还学会了烘焙!

试图打破信息茧房的快手,还试探了母亲的兴趣边界,帮她发现更广阔的世界,总是唠唠叨叨家长里短的母亲,开始跟我讲,“哇,非洲是真的穷”,“东南亚国家发展都不行,首都和我们这边县城一样”。

正是通过快手,我突然发现,镇上老夫妻的交友空间和视野,得到了无限拓展,和更多人产生了交集。

化,我开始认同快手的价值观——关注长尾,创造幸福感,让沉默的大多数获得相对平等的曝光。

在我看来,快手上有贫穷的夫妇、苍枯的老人、落后而乐观的非洲、原生却热闹的集市,嚣张而幼稚的毛头小伙。这些足够普通、简陋、草根,却少了虚伪、掩饰,多了一分真诚。

看了很多记录生活的快手号,母亲也想把自己的生活分享出去,让更多人了解我们家乡的美食,“有这么多人喜欢土菜馆,其实吃的不是菜,吃的是那种乡愁,我这种传统做法,可不多见了”。

“拍帅哥美女容易,分享旅游享乐不难,但日活1.6亿的快手,才是中国的大多数。”在我看来,这就是快手的意义。

老母亲竟然买了主播台

眼见着父母双亲终于找到了事业之外的“第二春”,我又有了新的烦恼——他们俩竟然买了主播台,要做老年网红!

原来,从来都是“自娱自乐”的母亲,在看遍了“老铁们”的美食秘笈后,开始飘飘然:“一个煮方便面的视频,就能有3000个赞?年轻人太不会做菜了!我要给他们上上课,教他们怎么做一份快手的晚餐。”

 


她有酝酿已久的计划,打定主意要成为大V:每天都要更新一次视频,这样别人才有兴趣看;从简单的菜做起,要零门槛,很多年轻人连刀都不会拿;还要加背景音乐,要不然太枯燥了……

为了做好内容,母亲几次向我询问视频剪辑的方法,还花1000多买来了主播台:“我会唱歌,以后直播的时候还可以尝试一下便做边唱。我不会写文章,也不善言辞,拍个短视频配个乐再发出去,几乎没有成本和门槛。”

看到有的快手主播入丰厚的新闻,母亲还被激发了赚钱的欲望,筹备得更加带劲。突然意识到父母想当网红的我,早已没有“文化孤岛”的顾虑了——通过快手平台,曾经百无聊赖的父母找到了晚年的精神寄托,并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,真的是“老有所依”了!


售前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网站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