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能人,一半在快手

2019-05-01 12:18:07      点击:

小时候看金庸的作品,最佩服的不是那些入世的大侠,而是那些隐藏在江湖中的大师。

 

默默无闻的扫地僧原来是第一高手,从不露面的风清扬教会人绝顶武功。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人物,却身怀意想不到的绝技。

 

我以为这样的江湖早就绝迹了,直到玩了一段时间快手。我发现,在快手上,有一大波身怀绝技的能人,他们构成了一个真正的“江湖中国”。

 

他们有的是手工匠人,有的从事特殊职业,有的日常与猛兽为舞,乍一看他们的视频,好像很猎奇,但是看久了就会发现,这些短短的视频里,全是他们的快意人生。

 

民间也有发明家

 

黄药师有个弟子,名叫冯默风,被驱逐师门之后,隐姓埋名,卧底在蒙古大军里,以打铁为生。别人叫他“冯铁匠”。

 

每当我看到手工耿的视频,就总能想起冯铁匠。

 

这个被粉丝称为“快手爱迪生”的汉子,发明了一堆看起来毫无用处的东西。

 

比如说,一个威力无穷的弹脑瓜崩神器:



一个能把头皮梳下来的菜刀梳子:




一个能假装社会人的菜刀手机壳:



一个背上去绝对拉风的雷神锤挎包:



一个号称10级地震也能平稳吃面的地震应急吃面神器:


等等诸如此类乍一看上去毫无用处,但仔细一想还挺有意思的发明。

 

不了解手工耿或没看过他视频的人,看到他的作品,可能会下意识的认为他在作秀。

 

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怀疑的,但看他的视频越长,就越发现他的朴素:“制作这些东西是希望有人真正欣赏我的手工艺品,不仅是看着好玩”。他是真的很热爱他的发明。

 



手工耿的爸爸以前是一个焊工,从小,他家里就堆满了铁器。因为在电焊机、切割机的声响中长大,他从小就对一切铁器感兴趣。

 

16岁,他从河北保定农村走出去,到北京打工。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地上打杂。

 

在外漂泊十余年,手工耿做过水暖工、建筑工、修过燃气管道、卖过手机,最长的一份工作是电焊工人。

 

没学历也没背景,面对可能一辈子做电焊工的命运,他在微博上感慨到:“马上就要到而立之年呢,还能改变人生么?”

 

这个疑问从他在快手上发视频开始,逐渐有了答案。出于兴趣,他把自己在河北老家做的铁拖鞋、不锈钢钱包什么的发到快手上,一开始只是想卖东西,结果却很意外,自己火了。

 

在他火之前,三十多岁的手工耿在村里是个“怪人”,邻居觉得他内向又不务正业。录快手火了以后,一举成了村里的名人,走在村头不少人找他拍照。

 

像手工耿这样的手艺人,快手上还有很多。

 

像是泥巴哥朱付军。朱付军本是河南鹤壁的一名农民,靠着自己动手制作的泥塑作品,在快手上有一百多万粉丝。


 

他用泥巴制作坦克、火炮等道具,模拟电影、电视的剧情,场景特别逼真,很有意思。据说他火了以后,不少人还找他定制泥塑玩具。

 

还有做创意手工的明哥,与手工耿不同,他制作的手工艺品真的可以用于实际生活,比如这台嗑瓜子机,看了视频,自己在家也能做。




小时候我有一个哥哥,学习并不好,但想法很天马行空,特别喜欢拆东西,他有一个拿手活是自制录音机,但是没什么用,不能当饭吃,长大后也就再也没提起过这门手艺。

 

快手特别好的一点就在这里。它提供了一个平台,让这些人可以延续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,并能依靠这个养活自己。

 

如果没有这样的平台,他们可能只是村里普通的农民,好一点的在城市里打工,人生也没什么更多的可能性,如同他们的父辈,一辈子庸庸碌碌,最后默默无闻的老去。

 

但是通过屏幕被关注到之后,一切却都不一样了。


在路上的江湖儿女

 

什么是江湖儿女?一个人、一把剑,从北走到南,从沙漠到水乡。见过平原起大雾,也见过孤舟无人渡。

 

跑江湖不容易。对于快手90后女司机云歌来说,江湖就是脚下的路,和身下的18米大卡车。

 


看她的短视频,有时候恍惚觉得她是一个女侠。年龄不大,却能在各种恶劣环境中保持乐观——


装卸煤块时,在乌烟四起的空气中,扳起汽车的轮子。



摘下口罩,对着镜头漏出笑脸。


一个人开车,半路车坏了,看了半天还是没好,她只是拍拍身上的土,坐上驾驶舱,脸上是疲惫,嘴角却挤出一丝笑容。

说到女侠,我能想到的一幅画面,就是东方不败一身红衣在水里仰头喝酒那幕,一身的潇洒,豪气逼人。

 

我觉得云歌就像是平凡生活中的女侠。


在路旁,她用自制的洗头桶、水管洗漱。




冰天雪地里,一个人在公路旁做饭。




为什么开卡车,云歌说,一来自己很喜欢开车,二来家里有上年迈的爷爷奶奶,下有还在上学的弟弟,可以贴补家用,减轻家中负担。

 

在快手上这样特殊的职业人还有很多。比如火车司机常弟,经常分享在路上发生的一些状况。


像是夜里万人加班建火车站、沙子把铁轨埋住了大家一起下车挖路,遇见骆驼了用拖把赶走….


在我们看来猎奇的东西,就是他们生活的日常。比起坐在办公室朝九晚五的生活,他们更像是真正的江湖儿女,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,不仅有物质上的,还有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突发状况。

 

他们就像飘泊江湖的鸿雁,在粗旷的天地中,留下一抹孤影。风雨来了,小憩之后,又振翅飞去。

 

荒野中的驯兽人

 

杨过不幸断臂坠崖,人生跌入谷底,偶遇独孤求败的老伙计雕兄。


雕兄不仅救他性命,教他武功,还陪着杨过度过了人生中最孤苦的16年。

 

金庸笔下的高手,养的宠物大多“动物凶猛”。钟灵养的闪电貂锐利敏捷、欧阳锋擅养毒蛇,小龙女能驯化玉峰,郭靖黄蓉的白雕为了护主死去。

 

以为只是小说中的情节,却在现实中真实发生着。在辽阔的大草原上,有一个养狼的姑娘——文静,她的名字和她的身份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


25岁的杨文静在内蒙古养了30多只狼。在快手上,文静分享着她与狼群们的日常。

 

照顾小狼:



抱起数十公斤的大狼:

给生病的狼喂药:

文静之前是一名普通的白领,偶然接触到狼群后,发现自己真正热爱的是饲养员的工作。可能不少女生都有养大型宠物的梦,但文静是把它真的当成事业去做了。

 

养狼没有那么容易。面对如此凶猛的动物,她需要每天站在笼子门口陪它们说话,建立信任;冬天,为了给狼们喝到新鲜的水,她每天都去几公里外的水井打水。

 

在快手上,草原上有养狼的女孩,也有套马的汉子。赵鹏飞就是一名套马汉子。

 

作为驯马师,赵鹏飞每天和马在一起,分享驯马的日常。马病了他心疼,套马杆断了,有时候需要徒手抓马。策马扬鞭,潇潇洒洒。



在大山里,还有很多野生动物观察员,比如“L·先生”,每天发与黑熊、猫头鹰、猿猴等野生动物的日常,时而给熊摘虱子,时而与猫头鹰低语交流,温馨的画面融化了物种间的隔阂。


还有松鼠女孩,经常在铁岭龙首山拍松鼠,用特制的“购物车”投喂瓜果,还给小松鼠们起了可爱的名字。这背后,是她与动物相处3年多的深厚感情。


快手记录了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,然后将它们不加任何修饰地扔在你面前。有快乐也有痛苦,有失望也有感动,有有创造力的灵魂,也有脚踏实地的劳动者。

 

玩快手的时间越长,我就越喜欢这个APP。

 

这是一个真正的江湖,有诗与远方,也有田园牧歌。行走四方的流浪艺人,与闯荡江湖的货车司机,碰撞出的,是属于中国人独特的火花。隐居乡村的手艺能人,与身在旷野的驯马小伙,相互对望,是普通人的多样人生。

 

在快手,我看到无数的平凡人,用视频记录着他们的不平凡。


“在快手,看见每一种生活”

 

浮萍儿女本无根,无名无姓君莫问。真正的江湖应该像《新龙门客栈》里周淮安所说:“来,为这没名没姓的年头干一杯。”

 

在快手上的每一次双击,就像与天涯陌路人干了一杯酒——或许,这个时代,没名没姓不重要,有人认同才最重要。

售前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网站二维码